来自 财经资讯 2019-08-28 09:4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六合联盟高手论坛 > 财经资讯 > 正文

减少企业对借贷杠杆依赖,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

上海3月20日 -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周日表示,中国经济整体杠杆率和储蓄率均偏高,希望通过发展资本市场,使更多的资金进行股权投资,减少企业对借贷杠杆的依赖;并能够使国民储蓄中更大比例资金进行股本融资,降低债务股本的比例。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2016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中国实行的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不是完全自由浮动汇率。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周小川徐绍史出招“去杠杆”

央行网站刊登他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的讲话称,中国去年总储蓄率是46%点多,其中居民部门在35%以上,而一般国家在GDP的20%-30%左右。储蓄率高有多种多样的原因,储蓄的钱多,通过银行和买债券渠道的债务融资就会高一些。

周小川说,二者的区别有三点是比较清楚的:涉及反洗钱和反恐融资,这方面是要管住的;要防止出现宏观审慎方面的一些问题,比如企业过度地借外债和过度地货币错配;主张鼓励和支持中长期投资活动,对于超短期、投机性的资本流动是要管理的。

3月20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等出席了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年会,“去杠杆”成为与会“大咖”谈及的热词之一。

“所以如果说中国企业债务率高于其他一些国家,从这个角度看也不奇怪。当然也不能高的太多,否则也是有问题的。”他说。

谈及外汇储备,周小川说,去年有一段时间到今年1月份,市场对中国经济放缓的议论较多,导致信心有些不足,同时中国金融市场也出现了波动,市场信心非常明显的受到一些损害,在这样的情况下,资金流出也就多一些。对中国整体经济和改革发展的判断,以及对中国汇率水平的判断回归理性后,就会恢复正常,现在看来,这个数据非常明显的有所减缓。

周小川在论坛上称,中国整个经济的杠杆率偏高,特别是企业部门借贷比例占GDP的比重过高,希望通过资本市场的发展,减少企业对于借贷杠杆的依赖性。

此外,中国股票市场在90年代初才开始出现,发展时间还短,资本市场总融资比例较低,民间股本融资也相对薄弱;而改革开放以来发展较快,但总的民间积累、民间财富还比较少,所以民间财富变为股本的机会也相对较少,“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就导致借贷比例比较高,就容易产生一些宏观上的风险。”

如何看待中国企业部门或者公司部门的高杠杆率?周小川说,第一,中国的国民储蓄率高,储蓄的钱多,通过银行和买债券渠道的债务融资就会高一些,所以中国企业债务率会高于其他一些国家。第二,中国的股本市场发育比较晚,股票市场在上世纪90年代初才开始出现,市场发展的时间还短,所以资本市场总融资比例比较低,民间的股本融资也相对薄弱。第三,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发展比较快,但总的民间积累、民间财富还比较少,所以民间财富变为股本的机会也相对比较少。

徐绍史也表示,要积极审慎地去杠杆,重点是企业债务的杠杆。此外,要多措并举地降成本,特别是企业的成本,包括制度性交易成本、人工成本、税费负担、融资成本、用人成本和物流成本。

针对中国外汇储备减少,周小川指出,去年有一段时间到今年1月,市场对中国经济放缓的议论较多,导致信心有些不足,同时中国金融市场也出现了波动,市场信心有一些非常明显地受到损害,各种议论真假都有。在这样的情况下,资金流出也就多一些。

“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导致借贷比例较高,容易产生一些宏观上的风险,而其中一个重要解决方法就是加快发展资本市场。”周小川说,通过资本市场能够使国民储蓄中更大比例资金进行股本融资,降低债务占GDP的比重,也降低债务股本的比例。

对于标普此前称因低利率和公司举债促使中国债务激增,评级面临压力等问题,楼继伟昨日在论坛上称,中央财政将安排1000亿元支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来解决这个去的过程”。

“对中国整体经济和改革发展的判断、以及对中国汇率水平的判断回归理性后,就会恢复正常。现在看来,这个数据非常明显地有所减缓。”他强调。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中国整个经济杠杆率偏高

中国央行此前公布,2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为3.2万亿美元,连续四月减少但当月降幅明显收窄。中国去年外汇储备下降13%,其中12月单月下降额逾千亿美元创历史记录。

在昨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央行行长周小川介绍,中国整个经济的杠杆率偏高,总的借贷杠杆率跟GDP的比重,特别是企业部门借贷比例占GDP的比重过高,“十三五”规划也寄希望于通过资本市场的发展,能够有更多的资金进行股权的投资,减少企业对于借贷杠杆的依赖性。

周小川并提到,对于汇率改革目标,中国没有用“自由浮动汇率”这个提法,用的是“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当然这也并不意味着汇率会有什么偏差,还是要尊重市场供求规律,也要参照国际市场上的多种货币篮子,特别是未来更多地参照SDR篮子,让人民币汇率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

通常,总杠杆率又分解为政府部门、非金融部门、金融部门、居民部门等4个杠杆率。在今年2月26日央行召开的记者会上,周小川就指出,中国如果想控制杠杆率,关键是如何应对企业杠杆率过高的问题,有些人关注地方政府的杠杆率,但从总量来讲,还不是主要风险。

他同时指出,中国还是很重视全球金融危机中的经验教训。中央银行过去比较强调对价格总水平的调控,很多央行还实行通货膨胀目标制,仅做到这点还不够。即便有些情况下通货膨胀水平不高,但经济体系还可能出现其他的金融风险,甚至是危机。所以首先强调要加强宏观审慎管理框架的建立。

按照国际清算银行的估计,到2015年第二季度底,中国的非金融企业的债务占GDP的比重超过160%,这样的水平显著高于欧洲和日本将近110%的水平。即使在新兴市场国家,也明显较高。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出席上述论坛开幕式并致辞时则表示,当前世界经济深度调整、复苏乏力,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今年将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切实防控风险,努力实现“十三五”时期(2016-2020年)经济社会发展良好开局。

在昨日举行的论坛上,周小川提到,致使中国高杠杆率的原因有三:首先,中国国民的储蓄率高。其次,中国的股本市场发育比较晚,资本市场总融资比例比较低。同时,在民间股本融资也相对薄弱。还有,中国是一个改革开放以来致富比较快的国家,但是总的民间的积累、民间的财富比较少,所以使用民间的财富,让它们变为股本的机会也相对比较少。

“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抓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任务。”他称,“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相配合,实施好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准、微观政策要活、改革政策要实、社会政策要托底的总体思路。”

“借贷比例高就容易产生一些宏观上的风险,这一点我们也是和国际上的很多朋友们一样都给予高度重视。”周小川说,有多种方法可以解决这一问题,其中一个重要的方法就是加快发展资本市场,通过资本市场股本融资,使得更多国民储蓄里更大一点的比例进入股本融资,降低了债务占GDP的比重,也降低了债务股本的比例。

发稿 吴芳;审校 张喜良

未来5年钢铁产能去掉1到1.5亿吨

谈到“去杠杆”,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昨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要积极审慎地去杠杆,重点是企业债务的杠杆。

此外,要多措并举地降成本,特别是企业的成本,包括制度性交易成本、人工成本、税费负担、融资成本、用人成本和物流成本。同时,还要全力以赴的补短板,通过适度扩大投资,来补足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的短板。

六合联盟高手论坛 ,另外,徐绍史还谈到“去产能”。他表示,当前从钢铁煤炭入手化解过剩产能,5年之内,钢铁去掉1到1.5亿吨,煤炭退出5亿吨,减量重组5亿吨,并将启动实施一批新的重大投资工程,鼓励民间投资、外来投资共同来参与这些重大的投资工程。“所以化解过剩产能的任务是非常艰巨的。”

“去产能”对国民经济影响最直接的就是就业问题。目前采取的措施来看,政府采取了多管齐下的做法来力保“去产能”过程中“保就业”工作的顺利进行。比如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拿出专项资金对涉及的职工进行妥善安置,目前已经建立了中央1000亿转岗安置的基金。

在提问环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军扩向徐绍史提出如何进一步激发大众的创新创业热情的问题。徐绍史称,一是通过体制机制改革和扩大开放来推动创新,二是制定了科技创新的发展战略。同时,推出“互联网 传统行业”的转型升级。

据其介绍,2015年新注册的市场主体有440万个,增长12%以上,技术交易去年达到9980多亿元,新兴产业的增加值增加了10.7%。“今后我们会进一步加大力度,首先是政府要简政放权,进一步简化审批、开放市场。”

我们不care穆迪下调中国评级

针对评级机构穆迪下调中国评级一事,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昨日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我们不care它的评级,希腊出那么大问题的时候,穆迪对其评级还高于中国”。

昨日,在论坛第三单元“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建设现代财政制度”提问环节,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向楼继伟抛出问题:最近评级公司对中国的主权评级稍稍有所下调,财政部有没有打算跟三家(普尔、穆迪、惠誉国际)评级公司多做做工作,让他们对中国的主权评级有比较正面的一些看法。

对此,楼继伟称已经注意到目前有一家评级机构对中国的主权信用做了一些偏负面的调整,但市场上并没有因此而使得中国股权、债信等一些相关指标发生变化,比如离岸人民币汇率,不但没有降,反而是升了。

“我们并不是特别在意那个评级,希腊出那么大问题的时候,他的评级当时高于中国。”楼继伟说,不必一个一个拜他们的码头。“中国供给侧改革进程日益推进,市场的反应和中国政府的承诺和下一步的工作将说明我们的信心和我们实现信心的能力。”

今年3月初,穆迪确认中国政府债券的Aa3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穆迪称,本次下调因中国财政的持续疲软,这反映在不断增加的政府债务水平之中。

此外,本月18日标普声明称,因低利率和公司举债促使债务激增,中国债务占GDP比已攀升至232%。中国面临系统性风险,评级面临潜在压力。

楼继伟昨日谈道:“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已经对这些方面表达了我们的政策,特别提到了中央财政将安排1000亿元人民币支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来解决这个去的过程。”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徐伟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薛珺(原标题:周小川、徐绍史出招“去杠杆”称应通过资本市场发展,减少企业对借贷杠杆的依赖性,要审慎地去杠杆)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文由六合联盟高手论坛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减少企业对借贷杠杆依赖,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

关键词: